()

        这话一出,不仅仅是石严氏,其他几家人的面色都变了。

        江静姝一直注意着观察他们的脸色,现下得到了答案,便径直走到棺材前,往里头看。

        仵作已经拿着针去验了。

        石应安静的躺在棺材中,从他的身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也画着死人一样的妆容。

        石严氏这会儿不敢瞎开口吼叫,只能瞪大了眼睛盯着江静姝。

        仿佛怕她不小心就溜走了一般。

        仵作这边很快就验完了,拿着结果过来,冲王令摇了摇头。

        为了避免一个人验错,仵作是三个人一起验的。

        只不过,验完之后,三个人都一同摇了摇头。

        这个结果,显然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这边一直注意着观察仵作表情的石家人见此,也忍不住长吁口气。

        石严氏则冷笑一声,“看到了吧!你们身为官府的人,还真觉得就比我们高人一等了吗,我石家人没做过亏心事,怎么可能在这种事上骗你们!”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