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山镇这一两日可是热闹。

        邻里之间,茶余饭后,都是百善堂大长老的‘趣闻’。

        听说那大长老又被扒光了扔在了街上,据说他还是醒着的,被扔过来的时候,一床草席子都没有,那大长老羞得脸都红成了猴子屁股啊!

        这事在镇上闹得沸沸扬扬的。

        还有人听说,看到了石应也被扒光了,在路上疯跑着,简直没眼看。

        不过后者毕竟看到的人不多,而且大家都知道石应被王大人给抓走了,所以这事便没发纠正。

        不过,光就这大长老这一事,就足够叫人笑上很久了。

        外头的人笑看热闹,石富这边却是快要气死过去。

        事情过去了两三天了,他一身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除了丢脸以外,他差点还丢了命!

        这几天他都没出门,可家里还是有传了闲言碎语,说是都从外头听过来的,光是传到石富耳朵里的,都足够叫他喷上三天三夜的血了。

        他气得在家里走来走去,却没有一点办法。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