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江静姝像是有些惊慌失措了般,立马出声阻止,“我和你比!”

        乔顺听闻,对于她的反应十分满意。

        他淡淡的点点头,扫了眼周围围观激动的百姓,眸光里有得意一闪而过。

        却听江静姝咬牙道,“既然堂主要这么比,那咱们就把县长大人请过来吧,写下字据,也好兑现。”

        瞧见江静姝主动说起这个,乔顺脑海里快速闪过什么,但是闪得太快,他根本就没抓住。

        “乔堂主,可以么?”

        江静姝看似是在询问他的意见,实则台下的人已经在准备字据了。

        乔顺一听,又看到周围大家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期待,也没多想,直接点头,“此事既然是我提出来的,那立下字据,又有何不可呢?”

        他的话音刚落,又继续补充了一句,“有这么多人在这,暂时不请县老爷也罢,难不成我们两个还能作假?”

        乔顺这话一出,台下的人便立马点头呐喊,“是啊,我们都看着呢,难不成还能作假去?”

        “你们就尽管比,我们都听清楚了,绝对不会让你们赖账的。”

        有百姓在下头起哄,而这些,更多的是站在百善堂这边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