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将军那边没有动静,要不咱们自己派人……”

        孟陇不知道楚翎枭怎么想的,见他没出声便小声提醒。

        垂城一带离他们练兵之地非常近,而且,他们收了这么多流民,也是要用来掩盖此动静的。若是上头派人下来查,估计会出乱子。

        楚翎枭沉吟了一会,忽然起身,“去看看。”

        孟陇赶紧去叫人带路。

        垂城离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大概是几十里地,因为垂城更靠近敌国,相对来说更加偏远一些。

        但是,垂城中心内有一条很大很宽的河流,也就是这一条河,将对面那些人给堵住了,以此来维持着这里的和平。

        当然,这条河并不只有一条主干,从上往下的时候,还被分成了很多细小的支干,几乎是这里所有百姓用水的来源。

        楚翎枭他们刚到附近时,就闻到了一大股臭味从河里传来,忍不住皱了皱眉。

        “主子,属下先去看看。”

        孟陇上前挡住了楚翎枭,忙先两步上去看了两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