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令最近看大家嘴里都念着那什么诗文一类的,不免有些好奇,便叫王关去问了情况。

        这种全府里都在讨论诗集的现象,真的是难得一见。

        于是王令好奇之下,就叫王关问了两首诗回来。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王令拿着这首诗稍微品了一下,就震惊得瞪大了眼。

        这首诗别说在县里了,他在其他的书籍中都没有见过,这是何等的人才能写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样的诗词来?

        震撼之余,王令忙又去看下一首,“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关中昔丧乱,兄弟遭杀戮。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这……”

        王令读完一遍,仍是被震得够呛。

        这到底是何人,才能写出如此惊心动魄,足够震慑人心的文字!

        这文字真的是值得反复品读,反复感受其中的意境。

        别说身在其中的感受了,光是读着这诗文,都能感受到那种力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