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山珍正是赚钱时,江静姝可不打算现在就将完整的诗册公布于众。

        所以她想了想,还是先回了封信差人下山带给王令。

        又叫人给董鄢舒和李秀娴两人收拾了屋子,就准备亲自下厨招待他们。

        也好一段日子没见了,李秀娴是真的对江静姝想念得紧,虽然府里一如往常,可还是跟着她,跟她念叨家里的事。

        什么均儿又学得了一些新字啊,什么院子里的花儿又开了一大捧,还有夏有的亲戚咋的咋的了……

        董鄢舒则是看着寨子里精神气大变的山匪们,感慨得不行。

        她自己儿子都没能将那群烂泥扶不上强的闲散人员给完全收编,江静姝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其驯服为内勤部队,简直了得!

        受过江静姝安排的站坐姿训练,山匪们吃饭都显得整齐有素。

        李秀娴还不知道原本的山匪们是什么模样,如今瞧着这些人,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在人群里无比的显眼,忍不住直夸董鄢舒,“还是你家枭儿管教有方,这么些人,居然都能这般有素,这哪个人不是看着样貌极佳的。”

        李秀娴是发自内心的感叹,这些人,都由枭儿一个人管理,居然能这么好,每个人看着都很有礼节,且那背还挺得那么直。

        这等枭儿回来,不得请他去管理管理自家府里的那些小厮,看看能不能也弄些个身强力壮的来。

        董鄢舒听着李秀娴这么些话,倒是很想反驳,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倒是罕见的闹了张大红脸来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