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吃了,杨可立看着这东西就怕。

        这兔子头……这样子,正经人看着谋不敢轻易下嘴吧?这东西叫人怎么吃啊?

        “是的,您先尝尝吧,味道极好的。”

        派来的山匪们极力劝说,可杨可立看着这兔子头的样子就不忍心一直盯着。

        准确来说,让他多看一秒,他都觉得心里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反胃!

        “真的,”

        见杨可立一脸欲言又止,山匪想要伸手当面拿一块吃给他看,又怕自家夫人知道了到时候自己没肉吃了。

        于是只能硬憋着冲动,冲他说,“您还真别不信,俺们一开始也是害怕,但这兔头的味道实在鲜美,您第一次怕别人不吃,可以将它切碎了,或者切成肉沫。”

        山匪给杨可立指了道明路。

        杨可立也不是不知道不能这样,但这兔头,若是说出来恐怕……

        “俺们夫人说了,一定要让您尝尝,说是这韶华在咱们县里有很大名声,能在你们酒楼里吃饭的时候,几乎就能代表的几乎就是整个县里的大户人家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