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几天的被试验,陈大器那是被江静姝整得服服帖帖啊!

        江静姝只要说一个不字,他就能老实乖巧得站在原地,哪儿都不去,就这么一直站着。

        生怕他待会又因为先踏出左脚还是右脚的问题,而被江静姝再次绑起来,进行变态又惨无人道的试药环节。

        陈大器被放出来了,人虽然没有断胳膊腿的,精神气也看着好多了,但比之前怂了不少。

        就连先前他的部下瞧见他,给他打招呼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装作没看到,说话的声音都不那么自信了,比以前小了很多。

        于是,他们那些人,把江静姝又传得更神了。

        说什么他们大当家的其实是鬼变的,什么当时夫人把大当家杀了,把他的四肢和脑袋全部砍了下来,然后又重新给他装回去,说当时他们大当家惨叫求饶就是求夫人别杀自己。

        结果夫人又把他给治好了,或者说现在这个人已经不是他们大当家了,而是小鬼啥的。

        总之,寨子里人心惶惶的同时,也十分的热闹。

        江静姝倒是没理会他们的‘传说’。

        她研究了一批毒粉后,又费尽心思给二母弄了两个淬过毒机关镯和机关戒指。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