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你们哪里有证据证明这是江小姐做的?要说,就要拿出证据来!”

        王令瞪了李政庆。

        他的眼神很严肃,李政庆本来还要说什么,结果就被他这一眼给吓到了。

        实际上江伊雪并不知道这事还真是江静姝安排的。

        只是蒋翁走了,她这心里实在委屈,没有人发泄,便想将脏水泼到江静姝身上。

        江静姝听王令说着,心下稍微稳了稳。

        至少她这边没有露出破绽。

        不然江伊雪怎么可能没有证据?

        又见江伊雪眼神飘忽,便亲自追问了其中的经过细节。

        “你当时是在哪里被抓的?被什么人抓的?他们穿什么样的衣服?你怎么判定他们就是江家的人?”

        “还有,既然你是被丢到荒庙了,那你怎么跑出来的?你一个弱女子,能从那些男人手中跑出来,我都觉得很惊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