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江静姝下意识朝着陌渊身后的人看了一眼。

        就这么随意一眼看过去,从他们这些人的面貌和一些体型的动作,她就大概的分析出了,他们曾经受过很多暗伤。

        只不过都是一些常见的。

        至于具体是他们的身体咋样,还是得先仔细查看一番才知道。

        于是,江静姝沉思了一会儿,便点点头,“没问题。”

        见此,陌渊似乎心情也不错,便立马道,“那就劳烦江姑娘为我先看病了。”

        说完他便率先的去路马车上。

        江静姝站在原地,看着陌渊进了马车后,他的下属便来‘请’她。

        “江姑娘,请吧。”

        他们这两天听村里的人都叫这位为江姑娘,跟着大家叫,总归是不会叫错的。

        江静姝眉头动了动,“一定要去马车上?就不能在这里看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