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敲门声,楚翎枭十分不悦的回头。

        门口还没进门的孟陇陡然一愣,总感觉冷风嗖嗖的。

        这天儿是变了吗?

        他下意识回头朝着外头看了眼。

        也没感觉有啥变化啊,怎么突然就这么冷呢。

        随后,等他再回头时,楚翎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门打开了,正冷冷的看着他,吓了孟陇一跳。

        “有什么事?”

        他冷着脸,眼见的脸黑沉着仿佛能吃人一般。

        孟陇莫名心尖儿一颤,总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儿。

        为什么他在自家主子脸上看出来一种,如果不说出点有用的事,你就完了的表情……

        孟陇颤颤巍巍的开口,“就是……属下是来说,说咱们开支的事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