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仅剩的手臂被林邪扯下来,然而这次周天龙没有喊叫,显然已经昏迷过去。

        

        “就这么昏迷过去太便宜你了”说完用灵力帮周天龙清醒,一伙时间周天龙幽幽醒来。

        

        “原来是做梦啊!”周天龙安心道。

        

        “做梦?”

        

        “说你智障!还真是侮“智障”这个词!林邪嫌弃道。

        

        周天龙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看向林邪“啊~”一股剧痛骤然袭来痛感记忆在这一瞬间恢复了过来,“林邪,我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招惹你了”周天龙求饶道,裤中布满一堆那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