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公子需要,我定当礼让,不过,今日不行!”,张供奉说道。

        

        “为何不行?”

        

        “今日我宴请的大人物,就算是魏城主来了也得畏惧三分”,张供奉说道。

        

        “哦?什么人物居然能够让我爹也畏惧三分?”魏虎问道。

        

        “在这房里的便是“练器宗的长老弟子,郝瑟”张供奉说道。

        

        “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