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不必客气,能够有如此明是非的长老,练器宗必然屹立不倒”林邪说道。

        

        “哪里哪里,这是他自作孽不可活,老夫也只是为了练器宗的安危着想,你们也不必叫我长老,我名郑伟,我虚长你们百余,你们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郑老”,郑伟说道。

        

        “岂敢岂敢,郑老是练器宗的长老哪里轮得到我们嫌弃,你不嫌弃我们添麻烦就行了”,林邪说道。

        

        “哈哈~英雄出少年啊!你们这些小家伙我喜欢,走,随我去练器宗坐坐,顺便为了报答你们帮我看清这孽徒,我可以赠送你们几柄灵器”,郑伟说道。

        

        “既然郑老邀请,我们也就却之不恭了”,林邪说道。

        

        练器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