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的狗贼!老夫与你不死不修!,来啊!将夫人的尸体安葬”

        “楠儿,你没事吧?”伍云兆问道。

        “爹!我没事,但佑儿废了!废了!,我恨啊!!,楠儿恳请爹爹一定要为佑儿报仇,把那凶恶之徒千刀万剐!!”慕楠眼中布满血丝咆哮道。

        “噗呲!”

        “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慕楠不解道。

        伍云兆把手从伍佑的胸口收回来道“楠儿,我这是为他好,他如今这般活着比死更难受!老夫心里也很难受!这是老夫唯一的血脉孙子!”

        “老夫不想看见他如此痛苦的活着”伍云兆撕心裂肺的说道。

        “爹,何不把“伍天罡”叫回来,以他如今的是血煞宗弟子的身份,肯定可以求血煞宗派人围杀此人!慕楠说道。

        “好!,你用佑儿的血写一封血信,派人送去血煞宗!,让天罡回来,并恳请血煞宗派人围杀此人”伍云兆说道。

        另一边。

        漆黑的夜晚,星空繁茂,虫草齐鸣,在微弱月光下两道人影前后闪过。

        “恶徒!,待老夫逮到你,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令老怒喊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