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有没有怎么样?”林邪急切的问道。

        “没没事”上官雪回应道。

        “没事就好,雪儿你不用出手交给我便可,我的女人只需要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君临天下”林邪宠溺的说道。

        “那我不就成花瓶了”上官雪轻声说道。

        “就算你是个花瓶也是个凌驾于一切之上的花瓶”林邪划了上官雪的琼鼻道。

        “你们有完没完!,还打不打了!”天玑见两人感情升温不爽的喊道。

        “只要让你离开椅子就行了对吧?”林邪问道。

        “不错!”

        “好!,力拔山兮!”

        林邪攻向天玑如同之前的情况一般,到一半时遇到了无形的屏障阻挡,只是这屏障对于林邪来说如同玻璃一般。

        “咔!咔!咔!嘭!”屏障寸寸碎裂。

        天玑的神情从慵懒变为惊讶道“竟然能够破开我的屏障防御,我对你开始感兴趣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