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终究是要去报夺妻之恨,就是不知这一去还能不能再相见,毕竟老夫已经老了再过个百年兵解而去就再也见不到这个小老弟了”仇毕豹出现在仇孟娇身后感慨万千。

        “父亲,你说他能不能就出弟妹?”仇孟娇问道。

        “换做别人恐怕不行,他嘛,绝对可以”仇毕豹斩钉截铁的说道。

        “此次大战虽大胜,但老夫的火焰刀与雷霆刃破碎,老夫已经没有任何底牌,现在最要紧的是培养门下弟子与孙女。”

        “孙女虽实力境界尚且不足,老夫打算将她送去一处小世界,让她拜师,至于能不能让他看上眼就要看芯儿的造化了”仇毕豹前去仇月芯的住处。

        冷家灭族仇孟娇将冷月芯得姓氏改为仇,冷姓配不上仇家。

        仇月芯闺房内仇月芯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每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感觉自己已经和外界脱离了联系,半个月以来仇月芯从原本的金丹期一路高涨如今已是步入洞察。

        “芯儿,爷爷来看你了”屋外传来仇毕豹的声音。

        “哼!臭爷爷,不见!”仇月芯回应道。

        “爷爷这次来不是督促你修炼的,是要带你出去玩,再不开门爷爷自己出去溜达了”仇毕豹说道。

        “哐当!”

        “爷爷最好了,快带我出去玩,我都快闷死了”仇孟娇兴奋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