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正好我今天要去采烈阳花”女孩说道。

        “我同意了吗我,你个老头就拿我当苦力,就不怕我图谋不轨”林邪说道。

        “前提是你有这个能力,你除了皮糙肉厚外没有半点武气,要不是看在你皮厚能够当炮灰早让你滚了”医老说道。

        “武气是什么?”林邪问道。

        “武气是修行到一定的程度汇聚而成,比如一个普通成年人可以打穿木板,而拥有武气的人可以打穿钢板”医老解释道。

        “这不就是灵气?”林邪心中想道。

        “还不懂?我演示你看看”医老看着眉头紧锁的林邪以为林邪还没理解于是准备演示一番。

        “这是一颗巴掌大的石头,看清楚了”医老手一握石头化为粉末。

        “这个就是区别,刚才那一手我孙女也能做到,而且灵儿继承老夫的医术善用药,所谓是药三分毒,医毒不分家即可救人也可杀人,你想被毒死就试试”医老说道。

        “这个我貌似也做得到”林邪看见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两颗小石头于是拿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下!”医老大喊。

        “沙沙沙”粉末落地为时已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