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辈林邪,这位是杨镖,她是影舞”林邪介绍道。

        “果然英雄出少年,明日随我上朝,国主有重谢”薛定国说道。

        “薛老,请恕晚辈无理”林邪伸手扣住薛定国的肩膀。

        “你这是何意?”薛定国不解道。

        “奇怪?薛老的身体健康得很,经脉通畅骨骼硬朗,为何会有死气盖过生机的限象?难道并非本身的原因?”林邪心中疑惑道。

        “身体确实无碍,脑部就有问题了”小林邪这时候说道。

        “脑部?”林邪将一小股灵气侵入薛定国的脑部,只见薛定国立马抱头表情应为痛苦极度狰狞。

        “薛老!”杨镖见状心急如焚生怕出什么意外。

        “林邪,薛前辈会不会出事?”影舞同样着急的问道。

        “薛老,不管你如今有多么痛苦一定要撑着,事后我在解释原由”林邪嘱咐道。

        “好!”薛老咬紧牙关,一丝鲜血从牙缝流出,额头上已经布满汗珠,面部青筋暴起,双眼布满了血丝,但薛老何许人也,尽管痛苦万分却不发出半点声音。

        “出来!”

        一团黑浆从薛老的后脑飞出落在地上瞬间就将地面腐蚀,林邪见状立马用灵气将薛老的后脑修复随后看着地上小坑中针扎的黑色粘稠物。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