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朝上人员包括国主都恭敬的喊道。

        “我道是谁呢,这不是薛将军吗?以你的地位确实有威胁国主的资本”国师阴阳怪气道。

        “哼!”

        “呦,还摆起谱了,朝廷之上公然威胁国主,你是以为自己是护国英雄就能够为所欲为吗。”国师说道。

        “请国主立马定夺,老夫什么人都见得,就是不见得这妖女”薛老说道。

        “薛老英雄稍安勿躁,此事重大,先容我考虑考虑”国主说道。

        “国主,这还需要考虑,不过是区区蝼蚁,打发打发得了,本国师以为薛老只不过是老了老眼昏花看不清人,何必小题大做呢?各位说是不是?”国主向朝上人员问道。

        “说的对。”

        “有理。”

        “我觉得没什么不妥。”

        各位都窃窃私语,唯独一名身居末位的将军站了出来道国主,莫听这妖女馋言,末将以为薛将军言之有理,若此次随意打发他们,恐怕会落得个笑柄,世人会说朝廷连最基本的论功行赏的小事都办不到,末将恳请国主三思。

        “程将军此话是何意?我这个国师怎么就成妖女了,薛将军能够放肆是他有那个实力,你嘛,啪!再多嘴本国师就将你当场格杀!”国师虚空打了程将军一巴掌怒道。

        “妖女!别以为你藏得深,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苍蝇不叮无缝蛋,你背后到底在谋划着什么我很快就能查到!”程将军双眼杀意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