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因为子钱已经消失了十几年,有些失态了”妇女抱歉道。

        “无妨,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吧,我确实见过段子钱,但我所见的只是一具枯骨,我也是凭着他的留言得知他名为段子钱”

        “至于那十几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究竟是为何会被困死在那封印中,我就不得而知了”林邪说道。

        林邪的一番话如同惊天霹雳落在妇女的心头,此时的妇女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整个人呆若木鸡。

        “子钱死死了,他怎么能死,怎么能够丢下我母子二人,苦苦等待十几年,到头来却的得到了你已经死了的消息,你如何对得起我,如何对得起你的儿子”妇女捂着嘴巴失声痛喊道。

        “这是段子钱留下的唯一遗物,我如今全部奉还,这些灵石足够让你们的儿子拥有不俗的实力”林邪从藏物戒内取出大量的灵石说道。

        “他的事情我已经做到,那我就先离开了,对了,如果想要让令郎加入宗门可以去霸体宗,就说是我林邪推荐,言尽于此,希望你们看开点”林邪话落离开了段府,林邪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多谢,霸体宗我会去的”妇女对林邪的背影鞠了一个躬。

        小插曲过后林邪二人坐在南靖城的一家名为“第一食”的饭馆,二人那体型在馆中如鹤立鸡群,许多食客都纷纷议论二人是从何而来。

        “小二,给我上最好的酒然后给我把你们这里的所有菜品都上一遍,我二人胃口大,要快,小爷不差钱”林邪阔气道。

        “得嘞,保证填满二位客官的胃口”小二喊道。

        在加急的情况下不一会就把所有的菜品都端到了林邪二人眼前,足足有三十六道菜,荤十六,素十六,汤四,为了能够放得下还特意把没用的客桌都搬来了。

        “二位客官尽情享用,好酒稍后就来”小二说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