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宗如此过分连本宗之人都能下狠手,本君定当将其铲除,以慰那些被药宗所害之人在在天之灵”林邪忿忿不平道。

        “铲除药宗!铲除药宗!”

        围观的群众里面有许多平时受药宗之人欺负,此刻有人要去找药宗麻烦里所以当就附合高喊。

        “何人竟敢坏我药宗盛名!想要铲除我宗就先过我噗~!”来人还未说完便被魔十三一拳打飞出去。

        “刚才的小插曲各位不必放在心上,一只不长眼的苍蝇拍死就是了,现在我立刻动身前往药宗,各位等着我的好消息吧,魔十三我们走,去灭了药宗”林邪喊道。

        林邪走后第一食内的阁楼上有一双眼睛收回了目光。

        “这二人恐怕就是冲着药宗而来,哼!药宗,我黄飞虎隐姓埋名多年终于能够亲眼看到你的覆灭,王源!当年你为了我的异兽五彩神牛不惜设下鸿门宴令我痛失陪伴多年的异兽,且废了我的修为,这次的浩劫就看你药宗挡不挡得住,哼!”这人义愤填膺,如果林邪在的话能够一眼就认出这人便是先前的店小二。

        药宗。

        “为什么!!先前的王开,接下来的威大力,凡是本座收做弟子的都死了!究竟是为什么!”王源痛喊道。

        “难道真的是本座做的事过于伤天害理吗!为何一个都不放过!为何!贼老天你说啊!为何!”王源在室内疯一般的呐喊。

        发泄了一会王源打开室门一路前往药王殿,随即将数位长老喊来,王源坐在主座上捏着眉间一时场内气氛有些凝重。

        “进些日子我药宗弟子平凡出事,这期间不妨有人为因素,我召集各位就是为了讨论此事,我觉得有必要查明真象,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查明真象,你们觉得呢?”王源问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