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反正我也不想当这个城主,就让我那个老爹头疼去吧”步冬飞身而上说道。

        于是步冬就撇下一切事物去了霸体宗,就在离开不久后步冬的父亲找来,敲了敲门却发现里面没有动静,结果打开门一看血压都快报表了。

        “臭小子!居然敢跑出去,等你回来看老子不把你腿打断!”步父怒道。

        “啊切,我草!怎么突然打喷嚏”步冬捏了捏鼻子道。

        “这头牛是怎么回事?区区凝神境竟然能够腾云驾雾在空中奔跑”步冬问道。

        “你说小五啊,它就这本事,没有什么奇怪的”魏虎敷衍道,魏虎自己都搞不懂。

        “话说,你突然找我究竟是什么事,这么着急要我陪同?”步冬问道。

        “罢了,提前告诉你也无妨,大哥回来了”魏虎说道。

        “什么!大哥回来了你不早说!”步冬喊道。

        “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谁知道你这么执着这个问题”魏虎说道。

        “你特么早点说不就好了,四年啊,四年没见过大哥了,我特么真想锤死你”步冬喊道。

        “你是最后一个,其他人都到齐了,这不是考虑到你身为城主手上事物繁多嘛,方才你也给我看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不是怕打扰到你嘛”魏虎打趣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