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酒下肚,李若曦明显感觉到视线有这模糊,急忙起身道“武公子,我不甚酒力,打扫完先失陪了”

        “进了我的包厢还没有哪个女的能够正常的出去,你是不是感觉头昏眼花身体莫名的燥热想要扯破衣服?”武公子道。

        “你在酒里下了药!”李若曦怒道。

        “别说的这么难听,只是加了点作料,让你放飞自我而已”武公子说道。

        李若曦立马想要跑出去,结果包厢的门怎么也打不开,外面被反锁了。

        “你…你想干什么!”李若曦惊恐道。

        “想干你”武公子起身舔了舔舌头道。

        “救命啊!救命啊!”李若曦大喊。

        “你叫破喉咙也没用,这个专用包厢隔音度可是很好的”武公子说着慢慢靠近李若曦。

        “你不要过来!魏虎会杀了你的!”李若曦大喊道。

        “你觉得你口中之人能打得过特种兵吗?,门外可是有我的两名贴身保镖,都是部队退下来的,恐怕一个照面你所说的人就得残废”武公子说道。

        “怎么没看见若曦?”魏虎四处观望都没有发现李若曦的身影。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