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邪邀请了廖明的师傅一同饮酒也知道了他的名字“毛散尽”,毛散尽本是个富人家的孩子,可随着父亲的生意失败一切都消失了,父亲跳楼,母亲更是受不住债主的追载将他送到了茅山后便在家中上吊自杀,当时的毛散尽只是一个年仅六岁的孩童,不知道为何父母要送他到茅山,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自身的努力得知一切

        可他也无法逆转,就这样在茅山呆了数十年,最后接替了他师傅的位置成为茅山第十三代传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接替了他师傅的位置后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毛散尽,茅山一脉向来两袖清风,散尽一切身外之物。

        “毛道长,你就没有想过调查你的父亲究竟为何会生意失败?”林邪问道。

        “唉~我也想,但我师傅不让我逆天而行,就算我查出来了,难道我要杀了那些人吗,那样我不就去了邪道,我师傅要是知道肯定会从棺材里爬出来把我给就地正法”毛散尽说道。

        “不说这些了,喝酒喝酒”

        “来,干!”

        “这里都有什么门派?”林邪问道。

        “不多,就那么几个,武当派、峨眉派、佛门少林、昆仑派,这四个比较显眼,其他的都是一些小门派,精通一些武功路数的人所创,我们茅山也只是排名靠前一点,由茅山所延伸的还有其他的几个派系,例如龙虎山、神打,精通奇门遁甲”毛散尽说道。

        “龙虎山怎么样?”魏虎问道。

        “龙虎山是专主阳,而我们茅山管阴,都是一个派系,只不过是理念不同,龙虎山的道法比较刚猛通常比较不近人情,往往讲斩草除根,茅山是以降为主,讲究天道自然无诛之理,妖魔行恶自有天谴”毛散尽解释道。

        “你为何要问龙虎山?,难道有什么瓜葛吗?”毛散尽问道。

        “瓜葛倒谈不上,就是前不久杀了一个龙虎山的弟子,没想到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也就一并杀了”魏虎说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