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以为你摆得平呢”

        虚空中缓缓走出一名绝色的女子,充满荷尔蒙的着装,胸前一对波涛仅有两片小小的黑纱遮挡住两点,洁白的身躯修长的手足,下身仅被两片黑纱所挡,左腹至手臂的纹路更显女王气质,虚空漫步胸前上下跳动似欢快的白兔。

        林燚伸手摸了摸鼻子,似乎触摸到了液体,定睛一看原来是鼻血不争气的流出来了,急忙擦了擦却发现好像越擦越多。

        而在典韦身前不足一米的炎剑定格在这一刻,当然了,帝莘也一样被定格在原地,似乎空间凝固了一般,无论如何都不得寸进分毫。

        “我特么没被杀死也要流血而死,这太特么震撼,太特么让人荷尔蒙爆棚,好像剥开那该死的黑纱一探究竟”林燚目不转睛道。

        “奴家罗刹王见过燚魔王”罗刹王微微欺身道。

        “噗~”

        “燚魔王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罗刹王问道。

        “没有没有,不存在的,只是最近吃的东西有点补,血气太旺需要放点血出来”林燚急忙捂住鼻子道。

        “那燚魔王要我怎么做呢?”罗刹王舔了舔嘴唇道。

        “废了他吧,好像有点残忍,你把他修为禁锢住就行”林燚说道。

        “那简单,罗刹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