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白泽”

        “实力准帝初期”

        “种族神兽”

        “力量160”

        “速度200”

        “能力预见、镇邪、降魔、洞悉(白泽有着天然的克制邪、魔、妖的能力)”

        林燚查看了下白泽的面板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有眼光,有着白泽的林燚可以说除了魔尊无冕王以外在魔域几乎没有哪位魔王可以伤他,这一来林燚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那个冒犯过自己的骨魔。

        “我是不是该去找他算算旧账?随便在收刮点东西来卖给系统换点随机值?”林燚思考道。

        另一边回到人族之地的帝莘似乎对于林燚的折磨太过于根深蒂固,乃至于恢复了实力仍然对林燚打心里的畏惧,帝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问道“受辱了?”

        “是!”帝莘握紧了拳头道。

        “你就是太自负,你可知道本皇为什么始终不去魔域,就因为没有那个能力与魔尊对抗,你可知你这身实力花费了本皇多少代价才换来的,当年帝玖擅自动用秘法导致人族百年的气运消耗殆尽,最终还是无法除掉魔尊,导致人族现如今无一人突破渡劫期,你是唯一的希望,你若出事人族便万劫不复”

        “本皇当年以自身一半的修为作为代价才换来了魔族百年不踏入人族,以你如今的实力去了魔域就如同蝼蚁岂是说去就去!你真以为凭你这点微薄之力加上一下蝼蚁都不如的人就能除了魔族,简直痴心妄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