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皇女的大喜日子居然有人闹事,还把我打吐血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血光之灾啊”林燚大声喊叫着。

        “何人竟敢闹事!”万无疆怒道。

        “他”林燚指着胡白班。

        “我就无意间擦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就给我一脚,还说他是天赐宗长老丁秋的弟子,就算惹事了也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吾皇,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大喜之日见红,是不吉的征兆啊”林燚一连串的卖惨。

        “你——!”

        “满口胡言,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胡白班极力解释。

        可是有用吗?没用。

        不管怎么说都已经见红了,就算再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

        “葛宗主,此人在我大喜之日闹事,他既然是你宗之人,我也不好出手惩戒,就由你亲自动手”万无疆道。

        “胡白班!你看你干的好事!回去后自己取领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