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邪被纳兰昕语这一闹也没了睡觉的心思,在想怎么样才能灭掉钟家。

        目前来看,直接找上门不切实际,虽然自己的实力今非昔比,但难免会出现变故,通天塔也放在荒古大陆没有带在身上,这就失去了一件杀器。

        再者那钟基业的身份以及太虚宗长老的身份,这两个是棘手的问题,钟家出事,二者都不可能坐视不理,一下子同时得罪两个宗门,有些划不来。

        想要在短时间内灭掉钟家不太可能,虽然纳兰昕语是那什么苍穹天域的圣女,但万一他们没有提供给我庇护,那么在苍穹大陆将回面临被两个宗门追杀。

        有了!

        那沈佳慧是星尘宗的弟子,并且也说过我可以加入星尘宗,如今我身边除了纳兰昕语就没有别的牵挂,加入星尘宗可以很好的利用不能在宗内杀人的规矩来自保。

        更何况还要寻找雪儿的踪迹,到时候事情闹闹大,本君便可以顺水推舟将本君的名号打响,雪儿也能够知道我已经来到苍穹大陆。

        届时我成为了星尘宗的弟子,那太虚宗的长老也不可能直接发难,否则星尘宗的面子肯定挂不住。

        而且以我自身的实力,加上有刑天前辈在,我陨落的几率不足百分之十,这计划可行。

        林邪思考了一番后便已经制定好了计划。

        加入星尘宗,并且要展现出自己的实力,以此进入高层的视线,再然后便可实施灭钟家的事,首要目标便是钟无夜。

        “哪怕东窗事发,我也可以逃回荒古大陆,借助通天塔形成反杀”林邪自语道。

        林邪的心里活动纳兰昕语不知道,不过纳兰昕语此时盯着林邪的背影出神。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