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邪二人离开不久后,钟家已经得到了消息,钟无夜正搂着一名衣衫褴褛的女子在宅府之中饮酒,一名下人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三…三少,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这么慌张,是我那二哥死了还是我那大哥死了?”钟无夜道。

        “是是…”这人咽了咽口水。

        “是宁德镇的蓝巨厚蓝总管被人杀了,连同依附钟家的人全部毙命”

        钟无夜喂女子喝酒的手顿了一下,转过头看向这名下人,眼中杀气弥漫。

        “你说蓝巨厚被杀了!”

        “是…是”

        钟无夜气得把酒给摔在地上,推开女人,一把抓起下人道“谁干的?!”

        这人害怕极了,生怕说错话命就没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小的不清楚,只是从宁德镇上的人口中听到,是一个名叫邪君的人所为”

        “废物!饭桶!”

        钟无夜咆哮的把这名下人给丢了出去,摔落来屋外,原本地上的酒壶碎片飞了起来,射向了这名下人,当场死亡。

        女人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出半点声音,怕自己也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