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也全部回去”

        “是!”

        “这位兄弟,与本少去那朝思楼如何?”太傅问道。

        “朝思楼是个什么地道?”

        “去了就知道了”

        随后太傅便带着林邪到了所谓的朝思楼,林邪本以为是个什么好地方,来了才知道,这不就是窑子。

        不过这朝思楼比起春风楼要高上许多,二人进入楼内,并没有像春风楼那样有花枝招展的女人迎接,反而楼内的陈设很高档,客人也都都各自饮酒,没有半点窑子的迹象。

        “上三楼,那里的视线比较好”

        二人上了三楼,进入了太傅专门的一件房间内,林邪终于知道为什么三楼视线好了,朝思楼就像一个圆柱体,而中间正好是女子歌舞升平的地方,从三楼低头望去,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前面那两颗弹跳不停。

        “想必你刚才也看到了,我虽然生于太家,但却格格不入,自从我娘死了以后,我更加恨太家

        “太家能够为了自己利益不顾一切的牺牲,而我娘就是一个牺牲品,被我那个所谓的父亲亲手送给了太虚宗的大长老”太傅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藏不住的狰狞。

        “我亲手杀了我娘,为了让我娘不那么难堪,我亲手杀死了她,并且亲手埋了她”

        “可惜凭我一个之力无法撼动太家,我那所谓的父亲也只不过把我当成利用的工具,不杀我只是我还有利用价值,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