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与我父亲不和,但我始终是太家人,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大可从此离开太家,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快知道消息,我何必要通知你们?就因为我是太家人!流着太家的血!”太傅一阵义愤填膺把所有人的疑虑打消了。

        太傅重新坐了下去,林邪把太池的脑袋丢在一边也回到了太傅身后。

        “四城展开全面搜索,四地全面通缉邪君,他受了伤,又与林兄争斗一了番,必定跑不远,只要发现行踪立即通知所有人”太傅道。

        “是”

        众人离开后林邪摘下了面具道“这样人就让他们多活一些时日,我要先回宗门,如果他们问起我,你就告诉他们我正在闭关冲击境界,自此来抗衡邪君”

        “好”

        林邪走后太傅呢喃了几句后离开了太家,到了星耀城不远处的一片林中,跪在了一座土丘前眼中闪烁着泪光道“娘,太统已经死了,您可以安息了”

        太傅叩了三个响头后不再多留,如今不能露出破绽,否则将会功亏一篑。

        东湖神洲、西林豪洲、南无圣地以及北星陆地四大宗门三大家族几乎全部收到情报,对于邪君的名号开始注重起来。

        “邪君!没想到你不仅得罪我钟家,还惹了太家,真是自寻死路,希望你别死得那么快,否则就不好玩了”钟无夜道。

        “大哥动作倒是快啊,这才几天,就已经得罪了太家,真是艺高人胆大,心比天高啊…”南无圣地银川镇上陈飞调侃道。

        钟家。

        整个钟家陷入了慌乱,只因为门外如今聚集了几百人,并且那五名太虚宗的弟子被丢进了钟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