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是你!”

        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声音中带着愤怒。

        “林邪”

        “儿子?”

        林邪看了看林北平,发现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点轻伤,不过就算只是轻伤,也已经触碰到了林邪的逆鳞。

        “今天的狂徒还真多,废话谁都会说”

        “但!”

        “你做得到吗?”徐欢不屑道。

        “曾经的钟家以为我做不到,现在灭了,太家的家主也认为我做不到,所以被我杀了,太虚宗的人也以为我做不到,结果死了四个长老与一众弟子,现在你问我做不做得到?”

        “等你下九幽与他们相聚的时候问问他们,做不做得到!”

        林邪提枪瞬至徐欢身前,横扫而出。

        “蝼蚁!”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