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应该已经杀了欧阳岚了吧”

        “说说是怎么回事?”

        “早在三百年前我就发现了欧阳岚不对劲,以前的欧阳岚绝对不会对我动手,我们两的感情也绝不是她口中的那种,直到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问题……”

        经过欧阳兰的解释,林邪才知道欧阳兰才是正真的圣主,只不过欧阳岚被夺舍,又有那个什么尊上的帮助,才可以压制住欧阳兰。

        “以后这里就交由你打理,现在命人立即通知宗门以及家族的家主,全部集合到天域,我有事要做”

        欧阳兰不明白林邪要做什么,不过也没有反对。

        三天后,纳兰昕语平复了一下心情,舒了一口气,踏出了房间,她想通了,尽管心中还是有一点难受,但种种迹象表明欧阳岚确实非常人。

        纳兰昕语第一时间找到了林邪,扑进了林邪的怀里抽泣,口中呢喃道“我不该不相信你,只是师尊…我真的不敢相信…”

        “傻妞,我也没放在心上,没有什么比起你的安全更重要的,我也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乖,别哭了”林邪捧着纳兰昕语的脸道。

        “今天就让你再了解一件事”

        “什么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