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不同样,我就吞了他”饕餮道。

        “你还不一样打得过他,你跟着我去一趟,顺便也见见那里的朋友”林邪道。

        武域。

        医行道正在给病人看病,忽然有所察觉,似乎有什么强大的人进入了武域,开了药给这名病人后正准备离去,一只手搭在了桌子上。

        “大夫,帮我看看我得了什么病”

        由于中间隔着一层薄纱,医行道听声音觉得有些耳熟,不过随即手搭在了林邪的手腕上把脉。

        “脉象平稳,并且沉稳有力,不像是有病之人”医行道说道。

        “不可能吧,大夫再看看”林邪将一丝死气混入了其中。

        “嘶~!”

        “脉象弦急,如循刀刃,脉动短小…不对!脉象错乱,犹如乱绳状,这是死脉啊!”

        “那可有得医治?”

        “无药可医,这位病人五脏六腑衰竭,无力回天,还是回去准备后事吧”医行道说道。

        “你这个庸医,居然说我要死了,你肯定是看错了,我孔武有力连跑数万里都不带喘气的,怎么可能会是将死之人,你这个庸医,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砸了你这医馆”林邪故作生气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