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玄兵看着曹甄芮已无大碍,既开心又高兴,没有什么比自己女儿安然无恙更重要的了。

        开心之余不免想起林邪的话,心生厌恶,再联想到林邪说是慕容家的人,顿时对申惊斌说的被陷害一事信了几分,毕竟都是蒙着脸的,到底是谁的人不好说。

        “阿虎,你去一趟慕容家,把小芮痊愈的事告诉他们,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若是有露出半点蛛丝马迹,你立刻回来告诉我”曹玄兵道。

        “是!”

        另一边曹甄芮泡在池中,依稀的感觉手臂上有点痒,挠了几下便没有在意,起身穿戴整齐后,到大厅上跟曹玄兵说了句要出去玩后,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城主府。

        “无忧无虑就是好啊,不想我,一堆事情搞得焦头烂额,还随时可能被当成棋子利用”曹玄兵看着曹甄芮的背心暗自道。

        “救命啊,杀人啦”

        曹甄芮听见求救声,寻着声音到了一座桥上,看见许多人围在一起,那声音便是从人群之中传出来的,曹甄芮跳过人群头顶,眼前的一幕让曹甄芮很生气。

        只见一个魁梧的男子抓着另一个男子的脖子提在半空,并且另一只手还拿着数枚元灵晶,而魁梧男子身边有一对母女相拥而泣,曹甄芮不管事情的原由祭出一条鞭子便对着魁梧男子身上鞭打而去。

        “噼啪!”

        鞭子抽打在魁梧男子身上,却不见男子有任何反应,不免有些惊讶,但人命关天,并且还是在她这个城主之女眼前杀人,曹甄芮肯定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于是道“你快放了他,我爹是城主,你再不放手,我就让我爹杀了你”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