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甄芮体内两股力量相互搏斗,曹甄芮成为受罪之人,撕心裂肺的嚎叫着,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曹玄兵不忍直视,只好背过身子,不去看曹甄芮。

        先天战神体!

        这小子居然是先天战神体,拥有这等特殊提体质的人,几乎是为了战而战,不过死得也快,没有成长起来就是个待宰的羔羊。

        这小子既然与大小姐相识,又拥有这等体质,不如拉拢为慕容家效力。

        这名慕容家的人心想道。

        京城申家。

        “废物!废物!”

        申惊斌抑制不住的发火,打砸着可见的器具。

        “如今不止没有拉拢到曹玄兵,反而还得罪了他,都特么怪叶种抗!草!”

        “少爷,其实也不必动火气,少一个曹玄兵不少,如今这中洲以东的五洲七镇,除掉曹玄兵所管的许都,幽洲自己陵水,再扣除掉荆洲,莫北,我们还有三洲四镇,慕容家又怎能与我们抗衡,不过是大一点的蚂蚁罢了”

        “你说的对,我太把曹玄兵当回事了,本少现在火气很旺,你说哪家花楼比较好,本少要去泄泄火”申惊斌道。

        “这个我还真就知道一家不错的花楼,里面的姑娘个个技艺高超,保证少爷飘飘欲仙”

        “好,带我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