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曹甄芮早早就醒了过来,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中面对镜子,摸着吹弹可破的脸,看着境中光彩依旧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昨天还是一副恐怖无比的面容,今天就完好如初,这种大起大落难免有些怀疑。

        直到曹玄兵推门而入,曹甄芮再三确定后抱着曹玄兵喜极而泣。曹玄兵拍着曹甄芮的背安慰着,也顺其自然的把林邪留在府中告诉了曹甄芮。

        “他…他还在?”

        “是啊,还在,不过可能用不了几天就会离开,所以爹想趁着这段时间让你们多接触解除,林先生绝非等闲之辈,若是发现成女婿那最好不过了”曹玄兵道。

        “爹,你是不是想女婿想疯了,这么着急要把你嫁出去”曹甄芮鼓着气道。

        “你中毒的时候爹已经发出告示,谁救了你,我就把你许配给他,原本是那申家的申惊斌救了你,谁知变故出现,如今林先生不仅救了你,还拒绝了爹的条件,爹敢肯定林先生绝不是那种贪图便宜之人,并且他与慕容家关系不浅”曹玄兵说道。

        “既然他都已经拒绝了,为何你还要我倒贴上去?”曹甄芮问道。

        “林先生虽然境界不高,但有先天道器伴身,并且拥有百毒不侵万毒不破的体质,又与慕容家关系非凡,这等人物只要成长起来那必定是一番霸主,爹可是为你好啊,嫁给他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曹玄兵道。

        “可这儿女情长,感情这事又不是说有就有,更何况,他的表面如此,谁知道背后是个什么样的人,万一是何表里不一的伪君子,那我岂不是送入狼窝”曹甄芮道。

        “这……”

        曹玄兵对此也没话说,自己确实不知道林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确实一个人可以是表面功夫。

        “爹,你就别操心女儿的事了,大不了这些天我多跟他多来往,若是发现他表里不一,也可以全身而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