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牵着手在街上步行,林邪倒是无所谓,慕容雪就比较羞涩,一路上都是低着头,林邪走一步她跟一步。

        “那个…手可以放开了吗?”慕容雪道。

        “哦,差点忘了,不好意思”

        “没…没事”

        “我第一次来这里,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去,不如你带我走走,你就放开了玩,我陪你”林邪说道。

        “那我们去河边赏花吧,正好今晚的月亮很圆”慕容雪提议道。

        “行,走吧”

        二人兜兜转转很快就到了一处小河边,河中伫立着一座小亭,其内坐着一名女子抚琴,河水清澈见底,尽管是在夜里,但周围的灯光依旧能够上河中的每景清晰可见,几朵绽放的白莲,漂浮在河面上的荷叶,依稀可听的蛙叫声,无不彰显此刻的美景。

        特别是那亭中女子所弹奏的曲声,更是贴切的符合此时此刻的良辰美景,不少男女都想拥在河边欣然,聆听。

        “那朵白莲好美啊”慕容雪看着其中一朵最大的白莲道。

        “白莲自由水中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人世中代表着纯洁无瑕,不受世事污染,很少有人能够像白莲这般不受污染,也正是许多人所追求”林邪说道。

        “这不是慕容家的慕容雪,怎么跟一个野男人出来了,本少怎么没见过这人”申惊斌道。

        “申惊斌,你烦不烦啊你,这里是南俊,不是京城,你就不怕我把你在这里的消息告诉我爷爷,让我爷爷把你抓起来拷打”慕容雪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