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

        “有了这样,爹娘就不会饿了,嘻嘻嘻~”

        林邪看着少年踉跄的走出胡同,连自己这个大活人都没看见,注意力全在手里的袋子里。

        什么东西这么贵重?

        林邪疑惑着跟了上去,跟了一会后,看见少年到了一处水池旁,将袋子放在一边,自己脱掉衣服跳入水池中。

        林邪注意到少年的背后不止今天的伤,还有更早以前所留下的伤疤,只不过今天的伤比较显眼罢了。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为何会有这么多伤?

        难不成是有什么特殊体质,被邪修控制所弄出来的?还是说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

        林邪心里更加疑惑,想要一探究竟。

        少年洗了一会后就离开了池中,穿戴好后,那些袋子开心的离去。

        林邪跟在身后,少年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距离太仓有一百多里,少年在门口长舒了一口气,最后推门而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