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邪没有立刻去往戚家,而是到了之前少年洗漱的水池旁,今天见少年身上的伤在这池中很快便愈合,林邪就觉得这个水池有问题。

        跳入池中,林邪便感觉到池中的水蕴含着错纯天然的木属性灵气,水池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半个足球场大,林邪到了最浓郁的地方后一头扎进了池中。

        深入了许久后,依稀的看到有池底冒着绿色的光芒,靠近后才发现是成片的小草,摘下一株送去口中,一股灵气便席卷全身。

        “这下面一定有东西,否则不可能长出这样的灵草”

        林邪在池底寻找着蛛丝马迹,最终发现了一株特别奇怪的灵草,随手一拔。轰的一声,整合池底震动,随即散出一道道金光形成一个八阵图,一股巨大的吸力将林邪卷入其中。

        画面一闪,林邪来到了一处别样的地方,这里一望无际,没有建筑,没有道路,有的只是脚下绿油油一片的草地。

        林邪感受着浓郁的木属性灵气,暗想这么恐怖的木属性灵气,哪怕是丢个只剩一口气的人进来或许不出片刻便会生龙活虎。

        林邪背后羽翼浮现,在这一望无际的地方飞行,可让林邪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速度不说第一,全力飞行哪怕穿梭位面也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可在这里已经飞行了许久,却还是没能看到头,林邪不由停下了飞行暗想道“自己不会是身处小世界吧,飞来飞去都在一个地方打转?”

        林邪特意在脚下做了个记好,煽动羽翼飞行了一会,让林邪觉得稀奇的是,自己做的记好不见了。

        林邪干脆坐在草坪上思考问题。

        应该可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