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都市言情 > 九转仙路 >
        大楚建国五百载。自太宗皇帝行科举以来,广选人才,网络海内有为之士,国力越发强盛,能考上科举的虽不是胡子一大把的老家伙却也大多是而立之年的青壮。

        话说礼部侍郎十五年前还是个刚刚中了进士的漂亮毛头小子,站在满屋子的老菜梆子里更加显得他神容如玉,风姿非凡,就连皇帝老儿也动了心思,问了一句堂下人可有婚配?

        当听见已经婚配之时,皇帝老儿脸上的遗憾一览无余。后来宫宴之时特意去看了眼探花郎的妻子,郎才女貌,一个是翩翩然玉君子,一个恍若仙子下凡尘,如此才放下感叹,满怀欣慰地道了一句好啊。

        等到玉君子的长子出生后,他却没有如同老皇帝期望的一样长成个书生好模样,不知怎么和英国公后人混到一起,整天舞刀弄棒,喊打喊杀,人也长得格外壮实,半点没有他爹周玉君的修竹风范。

        玉君是皇帝亲赐的字,其人原名守慎,妻谢氏彩霞,长子周稽辅,年已十六,最是崇拜护国大元帅英国公赵冲,小女儿周青娥,年芳五岁,玉雪可爱,正是懵懂爱玩的时候,不是拉着哥哥去街上买糖果糕点,就是缠着娘亲听神仙话本,没有一刻闲下来的。

        昨晚上和隔壁家的小公子在水榭弹珠子一闹就闹到大半夜,连招呼也没打,急得两家人到处找,要不是快年尾了,周青娥少不了一顿藤条。

        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周父已经下朝回府她还没起,周母就要去叫人,却被周父拦着,“她昨晚上闹到那么晚,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周母因着动气俏丽的脸颊飞上几抹红霞,没好气地道:“都是你惯的!哪家丫头有她这么懒惫?”

        周父似乎对此很是满意,抚了抚胡须道:“难道如王大人家小小年纪就压着孩子绣花绣成个木头就好了?我家青娥这样天真可爱多好,我可不想自己女儿受那样的罪过。”

        “我就是那样狠心的母亲不成?”周母斜着眼看他,但凡他敢说出半个是字,腰间的软肉今日就要受罪。

        周父拉着周母的手,好言哄劝:“夫人自然不是那等愚昧妇人。论及疼爱儿女夫人可不比为夫少啊。是为夫说错话了,还请夫人勿怪、勿怪。”

        周母嗔了他一眼,听着自家丈夫的温言软语,便也放过了此事,开始为周父研磨。他夫妻二人少年相识,相伴至如今,自有默契。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