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准合上电脑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创业初期,晚上这个点儿结束工作已经算早的了。他站起身,顺着大楼的玻璃窗向外看去。

        又是一个雨夜。昨天的天气预报不准,说今天是个大晴天来着。

        雨滴划过玻璃,形成线珠,下落过程中遇上挂在玻璃上的水珠,交融在一起,形成更大的液滴,滑下去,最终聚集在窗户檐。

        路上有点儿堵车,汽车开着前车灯,雨刷机械地移动,半天没有往前挪动半步,路过的行人行色匆匆地走过,车主愈发着急起来,鸣笛声越来越频繁。

        贺准身后传来鸡汤的味道,味道中带着热气。

        张洛打开饭盒,看见老板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妈给我送来的,她怕我饿着。”饭盒拧开,盒盖上布着水蒸气,鸡汤的香气更浓,张洛把头探着,对着饭盒口深呼一口气。胃立刻没有出息地有了反应,咕噜咕噜的声音在办公室头顶的白炽灯的照耀下更清晰。张洛红着脸,对贺准半抱怨地说:“我妈这人也真是的,我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她送饭的。”

        “下雨天,来一趟也够麻烦的。”他继续咕囔着,从另一个袋子中掏出餐具。

        “老板,你吃不吃?”张洛憨厚地笑:“不是我吹,我妈的鸡汤煲得那是一绝。”

        贺准摇摇头,张洛幸福的负担他理解不了,多年来也习惯于非必要不和旁人一同进餐。

        办公室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小何从卫生间里出来,她今年大四,在这里实习,回宿舍的话和张洛同路,张洛有时候会顺她一道。

        “小何,待会儿我送你?”

        “不用了,谢谢张哥。”小何抿嘴笑:“男朋友来接我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