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雨哗啦啦地下,隔绝了白玖的声音,没能隔绝玫瑰花香,贺准忍着头疼,问了一遍。

        白玖撇撇嘴,深呼一口气,这种话说第二遍也是会不好意思的,不过,既然没听见——

        “我说!我能做你女朋友吗?!”

        嗓音洪亮,中气十足。

        旁边路过的提着皮包的中年男子听到这话,双腿一抖,一脚踏进了水坑,浅色的裤腿立刻溅上了泥点子。

        平静的水面又抖了三抖,那男子压根没在意自己的裤子,只顾着看身后的一对男女。

        两个人长得倒是赏心悦目,就是……啧,现在的年轻人哟,说话真直接。

        贺准感觉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

        哦,是他脸上的面具,他万年冰冷的面孔出现一丝裂缝。一瞬间用力把手抽出,没有应付过这样直言不讳的问题,贺准不甚熟练:“你有病。”

        白玖眨眨眼,能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说我有病算什么答案啊?

        旁边站着一个避雨的老人,老花眼,还耳背,模模糊糊地听了两句,以为这是一对吵架的小夫妻,拄着拐颤颤巍巍地走过来:“小伙子啊,你可不能这么对你女朋友,多漂亮的姑娘啊,骂人家有病算怎么回事儿啊?”

        “……”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