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白玖推开那个名叫“春水”的咖啡店的玻璃门,门上的风铃随着旋转发出叮铃声。昨夜下了一夜春雨,乍暖还寒的日子彻底过去,迎来了万物复苏的季节,齐陆菜地种的小苗冒出芽尖,树杈上的花骨朵一夜绽放。

        尚早,咖啡店冷冷清清的,还没什么客人。

        店员齐天正在擦拭柜台,看见有人进来,一晃神,看清后随即脸一红,嗫嚅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们……今天还没有开门营业呢。”说完,挠挠后脑勺。

        白玖唰地撕下玻璃窗上贴着的招聘信息:“我是来应聘的。”

        “啊,这……”齐天又挠头:“招聘啊,这事儿是我们经理管的,他现在还没来。”

        白玖失望地撇撇嘴,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你不能做决定吗?”

        齐天长到二十五岁也没见过几个这么好看的姑娘,看她那长睫毛忽闪忽闪,跟往自己心上眨巴似的。他比白玖还要失望,眉梢往下耷拉,不住叹气:“哎,可我没那么大的权力啊。”

        “哦。”白玖鼓起腮帮子,过了一会儿又问:“那经理什么时候来啊?”

        “这我得打电话问问,他有时候可能一天都不来。”齐天掏出手机,给经理打了个电话,介绍了一下情况,说了两句,很快挂掉,眼中出现了难掩的兴奋:“我们经理说了,就让我来负责面试你。”

        “真的吗?”

        “当然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