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再次看了一眼对面站着的贺准,这是他连续两天来“春水”购买咖啡了,往常不仅没有这么高的频率而且以前一向都是买完就走,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这样慢慢吞吞地一直没考虑好点什么。

        齐天试探性地询问:“还是冰美式?”

        贺准看了他一眼,随后嗯了一声。

        后面的同事为他做咖啡,齐天站在柜台前偷偷打量这个冷峻的男人。

        是什么让他在纠结完点什么咖啡之后依旧眉头紧锁?

        是什么让他的目光在咖啡店中四处寻觅?

        是什么让他在看到每一个员工的正脸之后露出失望的表情?

        一个姓名呼之欲出。齐天在心里绕了三遍“我真聪明”。他作为一个优秀的服务人员,深知工作的第一要义就是要让顾客感到满意,于是,开口说道:“嗯……白玖今天也请假了。”

        贺准本来垂着眸,现在终于抬起,轻轻敲击台面,眉头舒展开:“怎么又请假?”

        “好像是生病了吧,那天还是她哥哥打来电话请假的呢!“齐天边说边打包他的那杯冰美式,在贺准就要接过去时,突然把手往回一收:“不过——她就请了三天假,明天就能正常上班了。”

        齐天说完才双手将咖啡重新推过去,挤眉弄眼:“您明天再来哦!”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