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拉回到二十分钟前。

        在贺准的车呼啸离开直到看不见之后,白玖立刻收起脸上的笑容,摸一摸因为笑容而僵硬的脸,她气得对着贺准远去的方向侧踢一脚,撇着嘴:“臭男人,谁要你送?以后爱上我了,有你好受的!一天不见就让你牵肠挂肚的!哼!”

        她一边心里暗骂,一边四处张望,等待着二哥程尔的出现。

        “美女,去哪儿啊?哥哥送你回去?”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呼出的热气打在白玖的脖子上,他咬着一根烟,一口牙被熏成黄色,这男人肤色深,胡子拉碴,眯眯眼,穿着花衬衫,外面套着皮夹克,撩起头发,露出一个自以为帅气的笑容,偏偏头:“走啊?”

        白玖差点被他嘴里传出来的烟臭味熏得吐出来,她忍着恶心,摆摆手:“不用了。”

        “别害羞啊,妹妹。”男人又走进一步,想要拉起白玖白嫩的手,又见白玖双手握拳,只好把自己的胳膊往后一撩,准备去抚摸她的肩膀。

        这姑娘身上阵阵幽香,脸蛋娇嫩,男人见了只想一亲芳泽。他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了,这姑娘身边没有同伴,大晚上的孤身一人,便起了邪念。

        “走开。”她神色一冷,漂亮的面容看着高不可攀,可这神情吓不住那男人,他心道你我力道悬殊,难不成你个弱女子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他继续嘻嘻哈哈:“美女,别生气啊,咱们就是聊聊天。”

        他的小声引来了附近路过的两个男人,他俩循声往这边看去,放慢脚步,白玖本以为他们会出手相救,没想到他二人对着吹起口哨,还冲着猥琐男抱拳笑道:“兄弟,牛逼啊!”

        白玖气得火冒三丈,火气腾地窜起来,心想这一下竟然遇到三个猥琐男,真是含量超标。她急得妈妈以前教育过自己说在人类世界遇到这样的情况要懂得保护自己。

        她微微一勾唇角,摩拳擦掌,心道不修理修理这些欺负女人的咸猪手光是女人知道保护自己怎么够?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