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看看你们。”贺准跨进屋内,回身轻轻将门掩住。

        贺爷爷端着热牛奶,氤氲热气滚滚散出,他抬头看一眼墙上的钟表:“这个点儿?”

        “嗯。”贺准轻轻掩唇咳嗽一声,硬着头皮说:“是啊,很久没来了。”

        “上个周末才来,你忘了?还把旁边邻居给推倒了。”爷爷慢吞吞地说,毫不留情面,走到玄关处,抬着下巴,问:“那箱子是什么?”

        “啤酒。”

        “啤酒?”贺爷爷又气又奇:“你给我们老两口买一箱啤酒干嘛?”

        贺准低头看着箱子,半晌没说话,心虚的偏头看了一眼客厅放着的玻璃酒柜,那里装的都是他这些年为爷爷奶奶带回来的上好的红酒、白酒,有的是别人送的,有的是是自己买的。两个老人偶尔没事儿小酌一杯,甚是愉快。

        带啤酒确实是头一回,更何况还是一整箱。

        “哎,算了。”爷爷叹口气:“给旁边邻居送过去,刚好那边住着好几个年轻人呢。”

        “也行。”贺准迅速接了一句,速度太快,导致贺爷爷又差异地看了他好几眼。

        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热牛奶,过了会儿又道:“还是明天再送吧,今天时间太晚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