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底,天气渐暖,后山上的樱花开了,花苞竞相吐着粉色的花蕊,几朵簇拥在一起。那粉色尚且稚嫩,还不是成熟的颜色,透着少女般羞涩的红晕,娇媚地绽放。风一吹,色彩娇丽的精灵漫天飞舞,又似音符,在天空中上下飘动,奏响春天的声音。树与树之间紧紧挨着,成片又成片,将粉色染在了天边。

        太阳正一点点往上爬,阳光还未完全苏醒,散着柔和的光芒,透不过清晨的雾气,天边是飘了一层纱的粉蓝色,朦朦胧胧的,白玖独自一人爬上后山,走在一片樱花海中。寻着溪水的叮咚声,再往里走。

        白玖刚来这里时,天气还有些冷,溪水旁有些未完全融化的白雪,此时,早已全部消融,流进了潺潺溪水中。风轻轻地吹,吹来了身后的樱花瓣,在空中飘荡几下,落在了水中,顺着水流向下飘去。

        白玖蹲下身子,双膝跪在溪边,弯着腰,伸手,带着温度的水流溜过指缝,掌心朝着流水的方向,想要拢起一瓣飘在水面的花瓣。

        这时,眼尾突然一痒,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上面,白玖下意识闭眼,收回手在下巴出接着。掌心落入一个软绵绵的事物。

        一睁眼,竟是一朵樱花,一朵完整的樱花。

        嘿,得来全不费工夫!

        白玖高兴地站起身,欧耶一声,就往山下跑,往回家跑。

        “哥哥哥!”她一阵风似的推开门:“二哥!”

        风中裹着樱花的淡淡香气,春天就这么跟着进了屋。

        “怎么了?”坐在客厅的程尔回头:“你一大清早跑出去干嘛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