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大晴天。章启君心情很好,吹着小曲就进了贺准的办公室,毫无形象地倒在沙发上,冲门口吆喝着:“小何!快来给贺总倒杯热茶!”

        贺准刚结束一个越洋会议,金属框架的眼镜还没来的摘下来。

        “兄弟,别忘了今晚公司聚会啊。”

        贺准低声嗯了一声。

        “高兴点儿,我们不是刚刚拿下一个大合作吗?”章启君咧着嘴:“看看外边,今天天气多好啊。”

        贺准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天空,天色湛蓝,几片云彩淡淡地飘着,像是有人轻轻在天上浅浅铺了一点棉花。

        棉花——

        贺准突然想起了那晚白玖递上来的棉花糖。

        哎,疯了。

        他叹口气,突然理解了难怪有一种营销方式就是铺天盖地地打广告,无孔不入地渗入你的眼睛和耳朵,久而久之,广告台词都能倒背如流,广告钟的魔性歌曲都能随意哼哼两句,白玖就是用这种方式挤进他的世界,在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自己的存在感之后,终于成功让贺准看天的时候会想起她,喝水的会想起她,甚至树上的花开了,他都会下意识比较一下枝头的花香和白玖身上特有的玫瑰香味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